首页 社会 員警的權限到底在哪裡?

員警的權限到底在哪裡?

在昨天下午三點十五分左右,一組警隊抵達馬大新青年主席葉紋清的住家進行搜查。他的手提電腦及手機被扣押,前去支援並錄影的馬大新青年前主席黃彥鉻也被警方帶往八打靈警察局。

根據馬來西亞刑事程式法第62條文,沒有「搜查令」的情況下,是不能進私人住宅搜查。

除非警長或以上階級的警員是因為:綁架、藏毒、聚賭、懷疑恐怖份子有關、與謀殺案有關,警方才能在受害者的陪同下進行搜索。

此外,在馬來西亞的法律下,在公眾場合是沒有法令阻止任何人拍照或者錄影的。除非是根據刑事法典第509條文刑事法典第509條文(以特定語言及身體姿態侮辱他人),拍的照片是帶有侮辱他人的行為。

針對員警搶奪手機和調查手機,根據1998年通訊與多媒體法令 247 條文,員警在擁有「搜查令」的情況下,是有權查閱個人手機。

大家要注意的是:員警必須在擁有「搜查令」的情況下才有權查閱個人手機和入家內進行調查。

除非有特殊情況:248條文說明,警長 (Inspector) 或者階級比較高的員警,可以在沒有搜查令的情況下,基於擁有合理的理由懷疑一個人,及懷疑一個涉及其他罪行時,可以在沒有搜查令的情況下查閱個人手機。

注意!是查閱,不是沒收。

但,黃彥鉻不是因為上述情況被扣留,他是因使用手機錄影存證和警方理論被援引刑事法典186條文(妨礙公務員執行任務)(一旦罪成將被判監禁最高2年,罰款或兩者兼施)爲由帶往白沙羅警察局錄取口供。

員警身份是否屬實難道不能被懷疑?刑事法典186條文(妨礙公務員執行任務)的標準性在哪裡?倘若人民沒有權益使用手機錄影存證保護自己,那麽如果遇到假員警我們又怎麽留下證據?須知道假員警的案件在馬來西亞可是層出不窮啊。

如今,支援黃彥鉻的民眾被警方警告不得在疫區內參與社交群聚會。疫情不該是打壓民眾聲音的藉口,從三月以來示威和抗議的活動幾乎消失。6月更發生了清潔工抗議待遇問題,而違反了2020年傳染病防範及控制條例第7(1)條文。

2020年傳染病防範及控制條例第7(1)條文現今已成為為了打壓民眾聲音的一條惡法,是否一條法律就能無限上綱控制人民的聲音和行動?目前赤裸裸讓人民看到錯綜複雜的惡法不斷的上演,我們還有殘存的言論自由、民主和人生安全嗎?國家的制度究竟是必須保護人民或是讓人民苟且偷生的活著?

 

作者:安然頻道

成安然,兼职写作与摄影。喜欢历史,讨厌政治,却觉得人民必须要了解政治体系和法律漏洞。渴望自由社会和政治体制改革。

  • Share
  • Follow
安然頻道
成安然,兼职写作与摄影。喜欢历史,讨厌政治,却觉得人民必须要了解政治体系和法律漏洞。渴望自由社会和政治体制改革。

评论区

没有找到数据。

你的看法是?

请先登录或注册成为会员以便留言。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