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治 伊斯蘭党的中世纪黑暗時代思維
伊党在哈迪阿旺的带领下,迅速冲向极端主义

伊斯蘭党的中世纪黑暗時代思維

吉蘭丹地方政府與衛生委員會副主席希爾米阿都拉有關政府可使用背誦過《可蘭經》經文的聖水作為替代醫療的建議,他本身更是親自把10箱聖水送給隔離中心病患。這個行為本身在21世紀科學掛帥的年代已足夠奇葩,而大量支持者在社交媒體稱讚這個行為的現象,則着實震驚了我。

這不禁讓我想起了歐洲的中世紀前期,或俗稱的黑暗時代。那個時期的歐洲因為宗教勢力達到頂峰,在神權思維的引導下,出現了宗教、文化、種族、知識、性別上的壓迫與剝削。

黑暗時代屢屢出現天主教神職人員為了打擊與聖經不符的學說與新思想,而迫害科學家與思想家的事件。其中羅馬教廷更是設置了“宗教裁判所”、約翰加尔文的“宗教法庭”等合法机构迫害,迫害“異端份子”,從而導致了哥白尼、布鲁诺、伽利略等伟大科学家与思想家被迫害致死。

當時的教廷也積極介入政治事務,如加爾文改革中對日内瓦市議會的改革,讓宗教長老及牧師團體處理政務等、通過將皇帝革除教籍的方式插手政務等。

而在中世紀時期的歐洲,更是因為醫療體系由神職人員掌控,而這些神職人員在為病人看病時,往往也會因為醫療技術落後而醫療無效時,改成替病人祈禱而並非精研醫療技術,把“醫療”與“神跡”緊緊結合,導致歐洲醫學長時間停滯不前。

那回到馬來西亞的情況,我們似乎能發現,現在的伊黨議員及支持者們的思維邏輯,竟然和中世紀黑暗时代的神職人員是何等相似。

在面對疫情問題時,伊黨議員竟然不是想着如何補充醫療體系,而是想着用聖水作為替代醫療,這是多麽落後及愚昧無知的思維啊!

伊斯蘭黨主席哈迪阿旺把國內馬來族群疏於登記為選民,定性為遭到殖民者遺留下來的魔鬼附身。該黨吉蘭丹巴西富地區國會議員查華威也為了強推自己的禁酒政策,而污蔑聖經曾被篡改才允許教徒喝酒。

伊黨如今更是對着性別少數群體虎視眈眈,積極展開獵巫行動,透過立法及设立特工队來對付性少数穆斯林。

伊黨上下的種種行為,都在顯示出該黨在精神領袖聶阿茲去世及開明派成員大出走後,該黨在现任主席哈迪阿旺的带领下急速從原本的溫和保守派奔向抱着中世紀思維的極端主義立場。

有一班種族主義掛帥的政客已經讓馬來西亞停滯不前數十年,如今若再讓這些中世紀腦袋的政客持續擴大權力,那馬來西亞還真是前途堪憂。

愿天佑大馬。

 

作者:瀚林記事

傅政瀚,《觀察者》總編兼記者。 心裏有些話,不能寫成報道,那就寫成評論吧

瀚林記事
傅政瀚,《觀察者》總編兼記者。 心裏有些話,不能寫成報道,那就寫成評論吧

评论区

没有找到数据。

你的看法是?

请先登录或注册成为会员以便留言。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