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际 中共官媒曾揭露新疆強迫採棉黑歷史?中國網民證實強迫拾棉花經歷
《新浪網》報導也曾指出,在新疆上學的學生都摘過棉花。

中共官媒曾揭露新疆強迫採棉黑歷史?中國網民證實強迫拾棉花經歷

中國新疆棉事件依然持續燃燒,中國官媒目前也極力報道新疆機械化採摘,反駁外界對於當地強迫勞動的指控。然而,卻有網友挖出,中共機關媒體曾報道新疆發生的強迫勞動事件,並且許多中國網民也曾發文分享被強迫拾棉花的經歷,引起民眾熱議。

網民指出,中國知名搜尋網站《搜狐網》曾在2007年9月24日轉載《北京青年報》一篇名為《組織學生拾棉花不可利字當頭》的報道。 《北京青年報》是中共共青團北京市委的機關報。

該報導顯示,新疆地方政府自1994年開始,開始組織三年級以上的小學生、中學生及大中專院校學生參加拾棉花、摘啤酒花、拾甜菜等“勤工儉學”活動。而且報導特別指,學生拾棉花是為了解決當地勞動力不足的問題、一定程度補貼學生經濟及培養學生刻苦耐勞精神。

該報導也引述了《中國教育報》的報道,指新疆在2005年從2689所學校組織了近100萬名學生從事拾棉花活動,而所獲得的近億元收入,大部分主要被學校拿走,一部分則用於資助貧困學生。

《北京青年報》曾報道新疆強迫學生勞動拾棉花

學生每日需拾30多公斤棉花 無法勞動則需補錢

《北京青年報》的報導指出,大多數學校規定了每天拾棉花30到35公斤不等,該報導也認為這對許多學生而言,屬勞動量已經過高。報導指出,學生反映拾棉花過程從早上9點開始,并一路工作到晚上8點多,午飯只有十幾分鐘時間。學生必須累死累活地為“35公斤”忙碌,如果來不及完成任務,則必須延時勞動。

對於患病不能勞動的學生,有的學校則會要求按每公斤0.8元人民幣交錢,也就是一天35公斤就得交28元人民幣。

該報導批評,上述做法已經背離了“勤工儉學”的基本宗旨,並質疑學校是不是在創收衝動的驅使下,把學生們當作了廉價勞動力,甚至忽略了他們的身心健康?

 

另外,一篇由《新華網》報導的《新疆高校組織百萬學生拾棉花引起各方爭議》的報導則已經鏈接失效,無法查看詳細內容。

《新華網》報導的鏈接目前已失效

中國網民發文證實拾棉花經歷

《觀察者》記者透過搜尋網站發現,不少中國網民也曾在網上分享自身拾棉花的經歷。雖然有者當成有趣經驗,有者則埋怨自己的遭遇,但都證實了學生必須完成學校指定的產量任務,以及無法完成任務者必須罰款抵消任務量。

一名叫“鸿飞冥冥弋人何篡”的網友于2019年11月5日在簡書上發文分享自己的採棉經驗,表示“不像大人纯粹是去打零工挣钱,捡多少都是自己的,我们学生是带着任务的,四年级的任务是每天15公斤,每往上升一年级就加5公斤,年级越高,任务也就越重,到初三已是每天40公斤。”

他表示,义务劳动的任务量必须被完成,而在那基础上多捡的手工费才是属于自己的,“但决不允许完成任务后不去继续劳动,必须服从集体,让干到哪一天就干到哪一天”。

他也證實了若無法完成任務指標,學生就必須自掏腰包,“如果完不成任务,那可就得在别人领钱的时候从自己家里拿钱出来交给老师,以补足自己在劳动上为班级拖的后腿,从而成为和大家一样达标的好孩子。”

另一名網友“興安小豆”則在2020年12月11日發表了一篇文章,回憶自己早年在新疆拾棉花的經歷。他也指出,每個學生都有任务量,無法完成則会被罚款。

“学校规定的是每人每天40公斤的任务量,…… 总共劳动天数是20天。超出这个任务数的,每公斤可以获得一块钱还是一块五毛钱的劳动报酬……完不成任务数的,要根据的实际完成量进行核算,然后进行罚款,叫做交伙食费,我当年就交了一天的伙食费,没记错的话是35元。”

網民“西域暖阳”在2019年3月3日發表的文章中表示,在新疆兵團長大的孩子都幾乎經歷過拾棉花的歲月。雖然“西域暖阳”是以肯定拾棉花活動的語氣寫下該文章,但也指出了學生若無法完成任務則必須受罰的事實。

他也指出,一般从三年级开始,学生们就要从事各种不同的劳动,基本上没上几天课,学校就会通知要劳动,“一般拾花劳动,少则一二十天,多则三四十天,这对于疆外的孩子位来说无法想象,这还上什么课”

西域暖阳在文中分享兵團學生拾棉花的照片

评论区

没有找到数据。

你的看法是?

请先登录或注册成为会员以便留言。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