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月經檢查背後的幽靈 --- 月經羞恥文化
“月经检查”只是“月经羞辱”行为中的冰山一角

月經檢查背後的幽靈 --- 月經羞恥文化

一名瑪拉學院女穆斯林學生在網上爆出宗教老師檢查女學生月經來避免逃避齋戒祈禱的事件,瞬間引起大馬全網關注,不少網民都表示曾遭遇類似事件,並希望有關單位能介入終止這種性羞辱行為。

根據網上帖文可知,月經檢查的事件主要發生在穆斯林女學生身上,尤其在寄宿學校最常見。宗教老師或舍監為了避免女學生逃避祈禱或齋戒,因此會採取各種手段如觸碰女學生私處、要求以衛生紙擦拭私處、出示染血衛生棉等方式來“檢查”女學生是否來月經。

不少穆斯林女学生都曾遭到"月经检查"

 

存在已久的月經羞辱

根據伊斯蘭教義,女穆斯林若在齋戒月時來月經便可無需齋戒,以及來月經的女穆斯林也不需要做祈禱,而从網上陸續出現的受害者自白可見,“月經檢查”的行為其實存在已久,但由於女學生普遍沒有意識到這是一種性騷擾,加上權威的壓力,因此普遍認為這是一個普遍現象。

上述“月經檢查”的行為看似為了確保“信徒虔誠”,但其實是遭到許多伊斯蘭組織及宗教司反對,檳城宗教司旺沙林(Wan Salim Mohd Noor)、伊斯蘭醫生組織(Perdim)主席阿末蘇克禮(Ahmad Shukri)都批評了這項做法。

而實際上,“月經檢查”只是穆斯林女性日常面對的種種“月經羞辱”(Period Shaming)行為中較為嚴重的羞辱行為,其他大大小小的羞辱行為更是造成了女穆斯林許多心靈創傷和羞辱的源頭。

柔佛州公正党妇女组曾在今年妇女节时派发食物和卫生棉给女性,结果却遭阿兹敏支持者所经营的面子书专页《Pejabat Timbalan Kanan Setia》发文批评,指“你的尊严呢?你的马来人价值观呢?放在私处的东西,你竟然可以在路边这样派发?”

公正党妇女组因为派发卫生棉而被攻击

各个族群的月经羞辱

“月經羞辱”並非只存在於馬來穆斯林社會,在其他族裔的文化裏都有不同的“月經羞辱”行為,如華裔及印裔社會中都普遍存在認為女性來月經時不能參與宗教儀式的習俗、印裔女性不可在來月經時和家裏男性碰面、碰到女性經血會倒大楣、來月經的女性進入宗教場所會觸怒神靈等都是“月經羞辱”的一種。

在大馬的印裔社會還存在女性第一次來月經後舉行成年禮(Sadenge)的儀式。儀式內容會各地不同,但主要還是向整個社區公告這名女性來月經了,已經成年且可以結婚。

印裔女生初次来月经後会举行成人礼(图片取自网路)

儀式一般上是由興都教祭司帶領完成祈禱儀式,並在女性身上倒牛奶及塗上薑黃,象徵該女子的“潔淨無瑕”。隨後該女性將換上人生第一件紗麗,輪流接受女性長輩的祝福,但不允許離婚婦女給予祝福。有些儀式上甚至會公開女性第一次來月經時使用的衛生棉作為“證據”。

在宗教信仰以外,女性的情緒波動也會被當成“月經惹的禍”,無論該女性生氣或不滿的理由多麽充足,只要一發泄情緒就會被當成“你月經來啊,怎麽發那麽大脾氣?”

“月經羞辱”背後帶有極其複雜的宗教及文化因素,其中的禁忌、羞辱、規範等對女性影響極為深刻。雖然隨着時代的演變,一些匪夷所思的“月經羞辱”已經逐漸消失,但這並不代表國內的女性已經免於“月經羞辱”所帶來的精神枷鎖。

  • Share
  • Follow

评论区

没有找到数据。

你的看法是?

请先登录或注册成为会员以便留言。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