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性别 保護受害者的 《性騷擾法案》呢?

保護受害者的 《性騷擾法案》呢?

國家游泳健將王碧燕揭露自己20年前曾經遭到非禮震撼了體壇。大家不禁問道,到底為什麼那麼遲才說出來?

大馬奧理會前秘書拿督謝國驥向《星洲體育》表示,這是一個典型的退休游泳選手事件,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這樣的揭露對教練帶來了懷疑。謝國驥指,選手至少應向國家體理會或員警提供涉嫌者的名字以供傳召調查,並對選手的指控發表聲明,以做為一種威懾或警告。不然,就不值得花時間去讀它。

那麽問題來了,國家游泳健將王碧燕這項舉動是不是為了炒一波熱度呢?

我們可以從大馬奧理會前秘書拿督謝國驥的發言中理解到,這樣前選手投訴遭性騷擾的事情已經是常態,甚至成為拿督謝國驥口中的典型事件。

那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麽是否是制度出了什麽問題?而這個制度改變了嗎?有多少人站在受害者的角度去思考,為何選手們忍受了那麼長時間的羞辱卻不舉報?選手們擔心自己遭到對付、前途盡毀或者害怕面對質疑的聲音。

大馬奧理會前秘書都是抱著這種態度,試問選手們有什麼勇氣去舉報?我們更應該要打造讓選手們能受到性侵犯能做出舉報,而不是在討論值不值得去瞭解這件事。

體理會表示,體理會成立的選手代表委員會和錯誤行為委員會、大馬奧理會組成的選手委員會,以及體理會關懷熱線(03–8992 9778 / 8992 9809)等等。另外,選手也可向教練和體理會或國家體育研究院(ISN)官員投報自身一切不安,以將此事帶入工作委員會和計畫委員會的會議中展開商討。問題是,性侵將王碧燕的教練是否有後台,而這個後台體理會又是否敢對付?體理會是否會秉公辦事或是“只是”展開研討?馬來西亞的官僚主義不用我多說,大家心裡有數吧?我認為更妥當的方式就是制定性騷擾法令,否則悲劇將持續在上演。

當然你也可以反對我這項言論,因為馬來西亞也有制定了“預防和消除工作場所性騷擾守則”(Code of Practice on the Prevention and Eradication of Sexual Harassment in the Workplace),為雇主提供內部處理性騷擾案件的指南。由於這守則屬自願性質,雇主有權選擇不要遵從,這條守則又回到了原點,雇主包庇的情況下守則毫無用處。同時“公共領域職場性騷擾處理指南”僅涵蓋公務員,受保護範圍非常局限。

雖然目前性騷擾可以透過民事訴訟,但是民事訴訟需消耗非常多的費用,受害者不富裕的情況下無法舉報加害者,這將會造成“富人的正義”。性騷擾民事訴訟審訊時間過長消耗受害者的精神。

另外,案件是公開審訊,無疑這是對受害者再一次的傷害。人民需要的是一個刑事保護受害者,無需消耗太多的金錢保護經濟狀況有限的受害者。

法律的不健全讓受害者無限增加

性騷擾的事情讓人心寒,更讓人絕望的是,事件中不止一個受害者。王碧燕在詢問了其他運動員才發現,至少10人都曾遭同一名游泳教練猥褻或性騷擾。

當我們國家健將披上國旗的時候,我們國家竟然保護不了為我們爭取榮耀運動員。

選手們幫國家爭取了榮耀  國家為選手們做出了什麼?

有政治人物甚至認為王碧燕在Instagram貼出漂亮的照片是為了尋找性交易對象,並提出購買跟她上床的機會。

不禁讓人震撼我們國家的教育體系出現了什麼問題?為什麼會女性自己的魅力就是為了售賣自己的肉體?難道政治人物在看著Instagram的照片都是這種思維嗎?更可惡的是政治人物仗著自己的背景和法律的不健全對運動選手下手,是不是也有可能這位政治人物也對許多平民老百姓下手呢?

我們需要性騷擾法案

國內立法防止性騷擾運動已超過20年,但是《性騷擾法案》一直無法提呈國會一讀。民眾需要的是完整機制,而不是無法解決根本問題半天吊的關懷熱線或守則,這些守則或熱線都只是給受害者的“交代”而已。人民需要是讓受害者可以全方位保護,儘快解決以免產生更多的受害者或受害者遭到威脅之外,必須保證經濟不理想的民眾。否則加害者將會不斷向貧困族群下手,法律成為保障有錢的東西。

在《性騷擾法案》尚未上路之前,我們作為旁觀者只能不斷對政府施壓和關注類似的新聞保障自身安全。同時必須鼓勵更多的受害者站出來,而不是檢討受害者。如果沒有艾因事件的話,是不是我們還以為我們活在性別平等的社會中,而讓受害者繼續默默忍受這樣的社會?

當我們z質問受害者為何時隔多年才說出來的時候,不如問問《性騷擾法案》究竟還要等多久?

 

作者:安然頻道

成安然,兼职写作与摄影。喜欢历史,讨厌政治,却觉得人民必须要了解政治体系和法律漏洞。渴望自由社会和政治体制改革。

  • Share
  • Follow
安然頻道
成安然,兼职写作与摄影。喜欢历史,讨厌政治,却觉得人民必须要了解政治体系和法律漏洞。渴望自由社会和政治体制改革。

评论区

没有找到数据。

你的看法是?

请先登录或注册成为会员以便留言。

登录 注册
安然頻道
成安然,兼职写作与摄影。喜欢历史,讨厌政治,却觉得人民必须要了解政治体系和法律漏洞。渴望自由社会和政治体制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