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性别 性别维权份子:政府对LGBT比政敌更强硬

性别维权份子:政府对LGBT比政敌更强硬

(槟城12日讯)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人士(LGBT)如何看待“新”马来西亚?

性别维权份子张玉珊整理过去一年半“新”政府对LGBT的成绩单,她感遗憾表示政府往往被“反对的声音”蒙蔽了双眼,误以为这些“反对的声音”就是民意,为此,希盟政府和外围组织只好展现出比政敌更强硬、激进的姿态。社会其实一直以来都很少出现仇恨LGBT群体的状况,大家在主流媒体或社交媒体看到的,其实都是“反对的声音”,及大部分是带有政治议程的“民意”,是不能真正反映出整体社会的声音。

她接受《观察者》专访时说,所谓的“民意”被社交媒体放大后,很自然的,大家都容易误以为时真正的民意,实则不然。“走入民间,其实社会对LGBT的态度更宽容,而不是仇恨。”

她说,首相署部长(宗教事务)拿督慕加希曾于2015年(当时还未当部长),公开表示“虽然每个人都有不同个人性倾向的权利,但应该保障性少数人群不遭受任何伤害和安心生活的权利”。

“即使希盟刚执政,当媒体询及LGBT课题时,慕加希仍回答类似上述的答案。”

“但,在面对2018年8月槟城2名性别性别维权份子爱国照、2019年3月国际女人节游行出现彩虹一事时,慕加希的强硬态度,与那些右翼组织几乎一模一样。可见,他承受着各方(巫伊、右翼组织、党内和其外围组织支持者)的压力,而作出强硬回应。虽然我们不该以慕加希的态度来解读成希盟对LGBT群体的态度,然而政府在执政一年多来,至今只见妇女部副部长杨巧双对跨性别群体释出善意,其余政府部门单位,无一这么做。”

询及如何看待马来西亚政界一直在玩弄性污蔑议题攻击政敌时,张玉珊表示这一切让人痛心疾首。“1998年以来,许多性别平等平权组织努力及赋权性少数群体,让LGBT族群,尤其年轻LGBT不会因污名而遭霸凌或打压。然而政客却为了争取权力斗争,不惜多番利用性少数污名的议题来捞取政治资本,轻而易举的破坏维权份子一直的努力。同时,那些污名化的字眼也被社会大众利用来攻击LGBT群体。”

张玉珊也提及去年发生于国内的LGBT与性别相关重要课题,包括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和署理主席拿督斯里阿兹敏性爱短片、穆斯林男同志被控上伊斯兰法庭、国际女人节游行出现彩虹旗、性别维权份子努曼阿菲菲在联合国普遍定期审议(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大会上发表“国家资助的反同活动”后面对国内右翼组织的反对声浪,他甚至还被警方叫去问话等。

张玉珊:希盟政府对LGBT态度比政敌更激进、更强硬。

她说,从上述各项课题,可见各界竞相操弄性少数议题来捞取政治资本、攫取支持。“我曾在《当性少数议题成为箭靶》评论提及如何在不激化各方矛盾下应对此'竞赛'现象,对各方来说无疑是艰难的功课。更让人失望的是,希盟政府在去年已选择加入角逐并企图争胜。

“去年,也发生了几件对性少数的暴力事件,包括右翼组织报警,要求警方逮捕努曼阿菲菲、女跨性别因为没去每周五的起到,而被宗教局逮捕等。”

在谈及穆斯林社会对性少数的态度是否趋向激进,如支持雪州伊斯兰法庭对5男同性恋判刑时,张玉珊说,穆斯林社会不是铁板一块,态度也并非趋向激进,大家很容易“认为”穆斯林社会不认同LGBT,但其实所看到的都是讲话很大声,占据很多版面的穆斯林。“这些人会说反对LGBT,都是为了捞取政治资本,但这些穆斯林并不能代表所有穆斯林社会。”

她说,原本穆斯林社会对LGBT是包容的,但也因为上述“这些人”,导致有部分的人也随着起哄,渐变成“穆斯林社会对性少数的态度趋向激进”。

  • Share
  • Follow

评论区

没有找到数据。

你的看法是?

请先登录或注册成为会员以便留言。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