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瞞報!漠視!醫療資源緊張!大馬抗疫的隱患 (下)

瞞報!漠視!醫療資源緊張!大馬抗疫的隱患 (下)

隨著COVID-19疫情擴散,大馬政府宣佈我國進入14天的行動限制狀態,並言明若14天後情況未見改善則可能延長限制。然而,在這場高度戒備的抗疫之戰中,大馬卻面對著這些可能導致抗疫失敗的隱患。



決策系統及執行系統的混亂

由首相慕尤丁率領的新政府因在行動限制令推出後,因為政策執行的混亂和隨行遭到民眾的批評。

跨州報備的朝令夕改

全國總警長阿都哈密在17日傍晚5點宣佈,實施行動限制令期間想要移動跨州的民眾需要前往附近的警局或警區總部向警方報備行程,並取得警方發出的跨州通行證。

然而,在大批民眾聚集到警局準備取得通行證時,阿都哈密卻又突然宣佈撤回跨州通行證措施。

在大量民眾聚集到警局後,總警長突然宣佈撤回通行證措施

總檢察署在18日憲報上頒佈,禁止民眾在行動限制令期間,返鄉或離開所居住的州屬。如此朝令夕改的措施自然也引起了民眾的不滿及批評。

 大學生該留下?該回家?

在3月17日下午2時10分,國家安全理事會公佈了第1版《常見問題解答》,裏頭指出政府和私立大學生必須在限制令期間各自返鄉,而外國留學生則被建議回到自己的國家。

部分大學更因此強制性清空宿舍,要求大學生儘快返鄉。

然而,在當天晚上發佈的第3版《常見問題解答》中,國安理事會卻讓學生可以選擇在限制令期間留在校園。到了執行首日,卻又宣佈所有學生不得返鄉。

一個政策,三次改變,使得不少大學生感到相當懊惱。突如其來的要求學生返鄉,使得住在偏遠地區的學生一時間難以安排自己的行程;而後來要求學生不得在限制行動令期間離開校園的措施,則讓已經買了票回家的學生蒙受損失。

來回新馬工作的大馬公民無法回到新加坡

由於慕尤丁政府事前沒有與新加坡協調,突如其來的宣佈使得30萬名每日往返柔佛與新加坡的大馬公民,為了避免丟失工作,而選擇在封關前湧向新加坡。

同時,新加坡政府也在17日透露,將為這些無法正常往返兩國的大馬員工提供臨時住所。

然而在18日下午,柔佛州務大臣哈斯尼卻又透露州政府或考慮重開關卡,以讓馬新兩國人民透過在關卡健康檢測,取代封關措施。

暫停線上教學

在多國採取封城或限行期間以線上教學模式,繼續教育課程時,慕尤丁政府卻選擇了停止線上教學,宣佈國內的公立大學、私立大學及大專學院在行動限制令期間一律停課,其中包括線上教學、考試、學生人文發展活動及科研活動等。

高教部隨後又澄清,指國內有一些公共大學與私人大專院校已經準備好線上教學,因此獲准使用線上授課,但條件是學生能夠接觸到網路、講師也做好準備和設施都足夠。

政治內鬥

首相慕尤丁曾為了行動限制令而召集了各州大臣及首長出席特別會議,然而希盟與沙巴民興黨執政的五個州屬卻意外的被排除在外,引起全國震驚及不滿。

該五個州屬分別是吉打、檳州、雪蘭莪、森美蘭及沙巴,共占了全馬人口近40%,也是大部分COVID-19肺炎病例發生的州屬。

希盟五州屬被排除於第一次會議,引起國人震驚

政府首席秘書莫哈末祖基(Mohd Zuki Ali)後來發文澄清,指首相慕尤丁明確指示邀請所有州屬的州務大臣與首長出席會議,但由於溝通失誤,導致會議秘書處指該五個州屬的州發展總監出席。

雖然後來希盟五州也被邀請參與下一次的國安理事會,但類似的政治對抗是否會再次上演,則仍是民眾心中的疑慮。

假消息滿天飛

自爆發COVID-19肺炎以來,有關肺炎的各種假消息可以說是滿天飛。各種有關政策措施、確診病例、“治療”或“預防”肺炎等假消息層出不窮。

這也引起了社區對於COVID-19肺炎疫情的恐慌,使得誤信的民眾錯過或誤解正確的政策資訊,從而導致政府的防疫工作效果大打折扣。

衛生部長阿漢峇峇在官方電視臺指出,病毒不喜歡高溫,因此只要在病毒到達肺部前,以溫水將病毒沖到肚子,再用胃酸殺死即可。而這番言論也遭到了專業人士怒斥,指阿漢峇峇在傳播假消息,並要求首相慕尤丁撤換該部長。

阿漢峇峇的“溫水殺毒”論引來各界撻伐

然而,坊間仍不乏各種預防或治療COVID-19肺炎的偏方,如喝大蒜水、鹽水漱口、涂芝麻油等,而誤信“偏方”的民眾也可能因此延誤了檢驗和治療肺炎的時機,對民眾造成不必要的傷害。

评论区

没有找到数据。

你的看法是?

请先登录或注册成为会员以便留言。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