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爱不分性别 前男友父母成他干父母

爱不分性别 前男友父母成他干父母

(槟城25日讯)农历新年时亲朋戚友间对感情事的“突然关心”往往让人难以招架。如果异性恋都免不了亲戚的灵魂拷问,那同性恋又会如何呢?就让我们来听一听阿June的新年故事吧!

出柜10多年的阿June,在农历新年带男友回家“见家长”已不是“新鲜事”,亲戚朋友都已接受他是男同志。

来自槟城的阿June过去曾带2任男友回家过年,家长都非常欢迎他的伴侣与他一起回家过节,而且他们还把他的男友视为己出。

在吉隆坡工作的他接受《观察者》的访问时说,一年了,他与上一任男友分手,之后感情就处在“空窗期”,所以今年他只身回家过年。“今年我单身了,就一个人回家过年。”

他今年27岁,在15岁那年就“不经意”出柜了。当时,他父母发现他的手机有另一半的亲密合照,情急之下就与他沟通,甚至还带他去看心理医生和“问神”等,期他能改变自己的性取向。

阿June在15岁那年已“不经意”出柜。

然而他的“不经意”出柜,在经过了10多年,父母的态度也逐渐改变,从一开始的紧张到都欣然接受,现在无论是父亲还是妈妈方的亲戚,都知道他的性取向,为此他受访时告诉《观察者》:“我基本上是已完全出柜了”。

“现在回想,其实他们一开始得知我是男同志时,最担心的就是我被人歧视,及担心我未来老了没人照顾,爸妈都把他们的面子问题放在其次。”

他说,过年过节,他根本不担心亲友询问他是否已找到结婚对象,也不担心他们替他“做媒”。

阿June(左)曾与朋友一同参与台湾同志游行。

阿June曾交往六七任前男友,其中2任是曾经陪伴他回家过新年的。他说,他交往最久的前男友是三年,过去的新年,对方都会跟他会槟城(家乡)一起过年。“在我们还没分手前,我的父母和亲戚都很喜欢他,很欢迎他跟我回家,他们都对他很好,尤其是我妈妈,新年前必会问我会不会带他回家过年,或是问他什么时候跟随我回家。”

虽然他目前仍然单身,他的家人也不会问他什么时候再找个伴侣;反而他们在获悉他分手后,都会关心他为何会分手。

谈及阿June的感情事,获悉5年前他有一任男友因心脏细菌感染病逝,那时他特别难过,之后也被已故男友的妈妈察觉原来他与自己的儿子是“伴侣”关系。

他说,已故男友来自新山,自小就心脏有孔,在他们交往2个月后,天意弄人,男友就忽然间心脏细菌感染,他常常南下在新山医院陪男友接受治疗,在院方安排他转送吉隆坡国家心脏中心接受治疗,但却在被送抵吉隆坡时不幸离世。

虽然他们当时才交往三个月,但这一段死别却让他非常难过,而彼此交往的其中一个月是在医院陪伴男友度过。但就算再不舍,他也必须接受事实,“当时我天天守在灵堂,陪伴男友走完短暂的人生路。”

男友去世后不久,他就接获男友妈妈的电话讯息,问他是否与其儿子是“情人”关系,他毫不隐瞒,立即承认他们的关系。原来男友妈妈早怀疑他们的关系,只是之前一直不问。

男友家长皆接受阿June的坦诚,也建议June给他俩“上契”,成为他们的契仔。“他们看到我就好像看到我的已故男友,而且我的家长也认同我给他们当契仔,就这样我们两家人就变成了'亲戚'关系。我现在还会常常南下去找我的干爸与干妈,替我已故男友照顾他们。”

他叙说自己在失去已故男友的那段日子,是无法自拔的,非常难受,幸亏有一班朋友陪他度过。“在他们陪我度过难熬的日子后,我们就成立了一个名为'星空'的组织,同时更向社团注册局注册成合法组织。”

目前,阿June与一班“星空”朋友就利用这个组织去帮制男同志办活动,推广资讯和进行心理建设辅导。

阿June与友人成立“星空”组织。
  • Share
  • Follow

评论区

没有找到数据。

你的看法是?

请先登录或注册成为会员以便留言。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