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伐木糾纏吉打多時

伐木糾纏吉打多時

伐木不是任何一屆州政府的問題,而是多年來,屬全國性課題。

砍伐森林,獲得價值連城的樹桐是開發森林業者的心願。過去在東馬的伐木活動,讓許多人獲得了大筆金錢,也繳交了許多政府公益金,讓各受惠的州政府推行利民政策。

日前,吉打新任州務大臣沙努西基於前朝(希盟)政府取消了伐木政策,導致州政府必須賠償伐木公司約十億令吉。為此,他再建議開闢新的林區,吉打州政府才能避開伐木公司的法律賠償。他還說,前任(希盟)大臣拿督斯裡慕克立該瞭解此替代方案,畢竟這是他們(前朝)所研究的議題。

對此,相信人民都不瞭解行政議會是如何通過取消烏魯慕達森林伐木,畢竟大家都只從新聞報導獲悉政府已把該森林列為蓄水區和森林保留地。

同時,人民也不曉得更早前(2018大選前)的州政府是如何批准伐木公司合同,當時的州政府是不是沒有考慮到森林保留地的重要性,在沒有嚴格審查下,就批准了伐木公司的建議,也收取了合同的定金和費用?以至現在才發現該伐木計畫會影響到400萬人民的利益,以及工業和商業活動。

沙努西說,州政府會先諮詢森林局,以取建議,保證在不會破壞大自然生態下進行伐木。

我在想,開發一大片森林,從推倒樹木找路進入森林,再跟社會聲明伐木活動不會讓人民受苦。你說,有人會相信這種商業術語嗎?

我作為野兔(爬山俱樂部)成員,在十餘年前,當伊党成功首度執政吉打後,就因為與中央政府不咬弦(政見不同),爭取不到中央撥款,而開發了不少林區。我們在登山時,不難看到許多山脈已被開發。惟,當時的州政府卻不斷強調,是被逼開發森林,徵收樹桐稅收,換取發展經費。

12年前,身為時任大臣,即已故拿督斯裡阿茲占政治秘書的沙努西應該瞭解整個伐木計畫的來龍去脈,包括如何執行。阿茲占也曾發表說過,要吉打州保留森林蓄水區,中央政府就得給以足夠撥款,讓吉打經濟得以保護。

吉打有幾任大臣也曾要向檳州提徵收原水費,因為水源來自吉打蓄水區。他們的解釋是,既然檳城要吉打保留森林蓄水區,那麼就得撥款協助吉打保護森林。當時候,還有大臣強調可向中央索償每年1億令吉賠償。

還記得阿茲占說過,州政府已獲准在烏魯慕達區,占地2300英畝的地段進行伐木工作。為此,慕克裡政府取消的伐木計畫,是不是2008年伊黨州政府所留下的問題?

慕克裡曾在2018年回答後座議員提問時說,2012至2017年已批的伐木區達3萬8842公頃,當中已開發範圍占1萬1868公頃,截至2018年8月仍有2219公頃雖已批,但未開發。

這證明了吉打州政府在過去數屆更換政權以來,不管是哪個政府都批准過伐木計畫。每一朝代的大臣都與伐木扯上關係,這些高官口口聲聲跟人民說,我們是為北部數百萬人民著想,可背後卻批准了伐木公司的申請。

高官口口聲聲為人民,可背後卻批准了伐木公司的申請。

*注:

-2008年大選,吉打由伊党執政,阿茲占任大臣。

-2013年大選,國陣重奪吉打,慕克裡任大臣。不久,他因巫統鬥爭,被撤換,由拿督斯裡阿末峇沙取代。

-2018年大選,希盟執政吉打,已是土團黨的慕克裡重返吉打,任大臣。

-2020年5月,隨著中央政府變天,吉打2名希盟議員變節,慕克裡再被推翻;伊黨沙努西任臣,再提伐木。

作者:王孫文

 

作者:有话好好说

有话要说却无处可说? 没问题,我们是一个让读者发声,表达不同意见的平台。 有话就到我们这里说吧!

  • Share
  • Follow
有话好好说
有话要说却无处可说? 没问题,我们是一个让读者发声,表达不同意见的平台。 有话就到我们这里说吧!

评论区

没有找到数据。

你的看法是?

请先登录或注册成为会员以便留言。

登录 注册